御云天

苍穹浩茫茫,万劫太极长

诱导公式

🚷十八线阴冷黑暗攻×金主有钱美人受







他,肖战,作为国内最大造星公司总裁,对外宣称第二性别A,配上一米八几的身高,漫撕男的脸,活脱脱的优质多金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真人版。


实际上是,为了继承家业的独子不得不用A的身份力排众议,而含辛茹苦地隐瞒自己O的悲情主人公。


你以为他在沉稳睿智的思考人生时,


他实际在为自己的前途着急地咬手手。


眼看着事业渐入正轨,总裁的位置坐得稳如老狗,肖战那庞大而强有力的家族也非常体贴地,开始了穷追不舍的催婚警告,灌输“肖战你已经是一个大龄剩O了”的思想。


甚至让肖老师在他家旗下那些炫酷狂帅吊的艺人中挑几个来谈恋爱。


开玩笑, 这是多少个少男少女梦寐以求的爱情故事,肖战如此正直无私且根正苗红的总裁,当然动心了,不过动心归动心,肖总终归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不是。


于是肖老师每天从他一百八十平的大床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在“重金求子”的文案上敲敲打打,怀揣着对甜甜的绝美爱情的蜜汁期待。


你绝对想不到隐藏在西装大背头冰山脸下肖战按捺了二十七年的少男心恋爱脑有多么强烈。


就连他洗完澡松松垮垮披上了件浴袍都不忘吹通彩虹屁,看看,这出水芙蓉,这肤若凝脂,这细腰翘臀大长腿,看来是我这朵高岭之花太优秀了,才无人敢来采撷,只能孤芳自赏,真是我见犹怜。


肖老师吹完自己都害羞地老脸一红,一头扎进他已经变成两百平的大床里了。







可惜的是,好景不长,当真正的恋情悄然而至,或者说突如其来的时候,往往打的人鼻青脸肿,猝不及防。


肖战对此深有体会。


尤其是他从酒店大床上醒来,腰酸背痛还被掐得青青紫紫,掀开被子一看,那是脱得光溜溜的,被人糟蹋的明明白白的,再一摸脖子后颈的腺体,一个整整齐齐的咬痕。


再瞅瞅这空无一人的房间。


渣攻,妥妥的渣攻,提起裤子就跑。


更糟糕的是,肖老师喝酒喝断片了,完全想不起来那个崽子的脸,好像只记得,身材还不错,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活也不错,器大活好不粘人,把他翻来覆去的折腾;就连信息素也不错,淡淡的薄荷味,性冷淡的味道更刺激。


所以,到底为什么想不起来脸了。


肖战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发现超出了自己的运行内存范畴,也不死磕,心态爆炸地提起被撕扯得破破烂烂的衣服,默默感叹,合着这还是个野兽派,垂头丧气地叫助理送来了西服。


是的没错,他就是这样一个兢兢业业的总裁,即使被干的下不来床,也要顽强地上班赚钱,堪称业界良心。


至于那个渣攻,等我只手遮天的肖家查到你,就进行实质性的化学阉割以及物理阉割,再把你的标记洗得干干净净(超大声)


当肖总裁每天都伴随着自动播放的乱世巨星bgm进入公司的时候,黑西装聚集台风眼,红领带狙击少女心,强忍着迈不开腿的痛感,走出胜者为王的气势,收割一大批情窦初开的小O。


说时迟那时也不快的,一批新进的练习生大气也不敢喘地从肖总身旁走过,只有他!那个不畏强权的男人!绷着不苟言笑的冰山脸,自带的禁欲系标签,举手投足透露着贵族的精致气息,怎么说,简直就是按照肖战的理想型来长的。


三分钟,我要知道这个金发中分男的全部信息。


我好了!扶我起来,我还能磕。


谁也不知道此时此刻肖老师的内心活动有多么丰富,又有多少只小人在奔走相告,群魔乱舞,又有多少只小人在吱哇乱叫,满地找头,每一只都发出磕死我了的哀嚎。


偏生那个仙气四溢的男子还冲他邪魅一笑,先不提这两个形容词怎么会搭到一起的,但我们的肖劳斯显然很受用,表面上看上去是礼貌而疏离的微笑,实则从此的磕学对象都有了脸。


肖战不由得想起了他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他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坚定了他要把原则变为潜规则的决心。







肖战忍住想抱着眼前不请自来的王一博露出的修长天鹅颈和锁骨啃的冲动,和颜悦色地摆出金主爸爸的姿态,居高临下地抛出一本包养合同,其实就是重金求子文案的换头文学。


他都已经想好了这种出淤泥而不染的少年皱起眉头,义正言辞地拒绝自己的清高模样,倔强坚持靠自己逐梦演艺圈,在经历现实的各种打压下,终于发现了金主爸爸的好,分手复合,再分手再复合,再……的虐心爱恋。


王一博只是看了一眼排头大大咧咧的四个大字,金色的发丝随着微微低头而垂下遮挡住眉眼,却挡不住他的会心一笑,


“我同意。”


肖战的满肚子腹稿都被他这句应允堵在喉咙里,你不问问我应该是A的虚名吗,你不跟我讨价还价一下吗,你甚至连内容都不看的吗,你这人,怎么这么随便。


肖战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毕竟,肖总昨晚的表现挺好的。”


就在这样一句石破惊天并且俗套狗血的台词刺激下,肖战短路了一天的脑壳终于开窍了,简而言之,他喝断片的那些破事儿都接上了。







酒过三巡。


肖大总裁喝得站不住脚,各大老总也不好抢着留人,只得点了一个他家艺人把人送回去,这随手一指,就点到了那个看起来就散发着冰山气息的话不多的金发小帅哥。


要知道醉得迷迷糊糊的肖战看见王一博,心里那个惊涛骇浪哟,这是什么人间极品清冷小A,让我康康,让我康康。


肖老师起先还正襟危坐地坐在酒店大床上,不久便松了松领带,顺便把后颈的伪装alpha信息素贴给撕了下来,两条腿交叠起来,撑着头看着这个小朋友。


“叫什么名字?”


很好,维持住了自己霸道总裁的气场,要让对方看不懂你的行为,猜不透你的想法,并对你产生好奇心,小赞,你可以的。


“王一博。”


王一博呼吸间都是肖战信息素的味道,又甜又软,像拔丝的焦糖,意外的触动心里柔软的一片,带着临近发情期的信号。


“好的,王耶啵。”


肖战的笑很有真情实感,醉了酒的眼角泛起微红,像等待被人啄开的灼热蓓蕾,颇有点媚眼如丝的调情。


“是王一博。”


他别开眼不敢看这样的顶头上司,一字一顿地回答肖战。


“你是在嘲笑我的发音吗,我普通话,一级甲等,教高中语文的好不好,”肖老师停下来喘了口气,“我有证书,我有证书,妈,把我的证书给我拿过来!”


边像小奶猫一样张牙舞爪地去闹王一博,力度没控制好,就变成扑在他怀里撒娇了,肖总埋在他锁骨那里闷闷地说,


脑内想法: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一下。


实际言语:我有个床想和你上一下。


虎狼之词!







他,肖战,作为表面邪魅狷狂,内心沙雕至极的国内总裁第一人,终于摆脱了大龄剩O的催婚,并怂怂地收回了当初惩治渣攻的宣言。


毕竟,阴冷,黑暗,帅这三个王一博自认的形容词,只有帅是真的。


王一博说不过肖战,王一博气得直墩地。




















沙雕至极

评论(129)

热度(7942)